长夜安

我上次说啥来着(; ̄ェ ̄)生日贺文?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囧rz

昨天考完计算机明天还要月考再加上懒癌.......(只码了开头(´;ω;`)

大学生系列草稿写了一半,但感觉有一个地方有点突兀......还得改改,手稿写完了再码出来又是好久...(要是我字写得好我就直接拍了....后悔小学没认真练字(;´༎ຶД༎ຶ`)

【祺轩/马宋】对角巷的魔杖、冰淇淋和猫头鹰

1.


​“孩子,来试试这根。”


宋亚轩乖乖地按照店主奥利凡德的指令摇动他手中的魔杖,然后下一秒他就被周围水晶球的爆炸声吓得抖了一个激灵,手上的魔杖掉到柜台上发出“嗒”的木质之间的对话。


老先生随意地挥着魔杖整理店面:“你和你朋友很像啊,他当初试魔杖也是这乱七八糟的样子。”


“您还记得啊?”宋亚轩震惊于老人家的记性。


“当然!马嘉祺……他没有挑很久,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榆木和龙的心脏肌腱,那看起来非常适合他。”奥利凡德很有自信地说:“绝不会有巫师在奥利凡德这里找不到合适的魔杖!”老先生擦擦眼镜,嘀嘀咕咕又去找另一个魔杖:“哦,对了,应该是这个……”


“选魔杖原来是这么可怕的吗?我都怕它们炸到我……”宋亚轩拍拍胸脯,一屁股坐在马嘉祺旁边。


“彼此彼此。”马嘉祺投去同情的眼神。


2.


“试试这根?”


“不不不,应该是这根?”


“看来还是不对,那这根怎么样?”


……


老先生忙进忙出,试过的魔杖堆得老高,宋亚轩胳膊都有些酸痛。


“来吧孩子,这根也许会合适。”


宋亚轩本来也没报什么希望,但当他握住那根魔杖的一瞬间,一股暖暖的力量流进他的身体,他随心情小小地划了个不圆的圈,魔杖的顶端迸发出有些耀眼的金光,那光芒像一条丝带,在宋亚轩周围轻巧地飘了一圈,然后渐渐消失。


“哦!这根魔杖选择了你!他在说,这位小巫师真不错!”


“它选择了我?”


“没错,每根奥利凡德的魔杖都是独一无二的,既然它选择了你,那就说明你们是最合适的。”


“哇哦!”宋亚轩小声惊叹,从钱包里掏出七个加隆递给奥利凡德。


“再见!奥利凡德先生!”手上除了魔杖啥都没有的宋亚轩元气满满地告别。


3.


马嘉祺要买的东西早就叫了猫头鹰快递送货上门,他悠闲地插着兜儿,和旁边费劲提着装满新生用具和书的箱子的宋亚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马嘉祺陪宋亚轩一起来对角巷其实就是为了帮忙拿东西,毕竟霍格沃茨新生的采购单总是格外的长。但是宋亚轩表示他自己有力气,信誓旦旦地跟马嘉祺说:“我拎得动,你带路就行了!”还装模作样凹了凹他并不存在的手臂肌肉。


结果自然是打脸,宋亚轩的步速都快“赶上”一步三回头的分离之人了。马嘉祺本来于心不忍准备帮他一把,但小孩儿突然响起的“马嘉祺我们去吃冰淇凌吧!”和开了闪现般的一瞬间窜出去老远让他“相信”:宋亚轩真的拎得动。


于是俩人在弗洛林冷饮店外坐下,一人一个勺儿围着最大盒的招牌香草果仁冰淇凌吃得满足。


“哎,霍格沃茨有这么好吃的冰淇凌吗?火车上是不是也有很多好吃的?”


“霍格沃茨的餐厅那么多人一起吃会不会非常热闹?”


“教授凶不凶啊?作业会很多很难吗?万一写不完会怎么样啊?”


“考试难不难啊?没人留级吧?”


“万一我们没分在一个院,还能不能经常见到啊?”


............


该从哪个问题开始回答?马嘉祺迷茫,甚至还有点脑阔疼。


4.


“哇它好可爱!”看见心仪猫头鹰的宋亚轩立刻就把摩金夫人长袍店里的软尺们嫌他矮这件事丢到了脑后。


“就要它了!”宋亚轩对这只羽毛蓬松的小猫头鹰“一见钟情”,当即跟马嘉祺敲定要买,走出门时还灵光一闪决定了它的名字:馒头。


“真是个好名字啊!这个名字不仅表达了我对馒头的喜爱,还表达了我对它的重视!”


“......真的不是你突然想吃馒头了吗?我听见你出店门时的肚子叫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没大佬写我只好自己上了_(:з」∠)_写的差,将就看叭。


不知道到时候生日贺文的《王子和龙》童话梗来不来得及写完。。。(还没开始动笔)懒癌晚期要没救了。。。。。。。( •̥́ ˍ •̀ू )


【马宋/祺轩】艾草和崖柏

哨向AU

​〔〕里是精神对话

精神体:祺,座头鲸;轩,白鲸

流水账预警!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听说了吗!今天塔的高层人员要来学院检查!”

“对对对,我们还要和向导院的合作呢!之前连见一面都少。”

“不过我们多出来这么多人,是不是不能每个都能和向导一组啊?”

嘿!兄弟,你猜对了。模拟训练的场地就那么大,哨兵自然不可能全部都上。“多余”的只好在场外当观众喽。

马嘉祺抽到了有数字的条——“7”。他之前听人说有的向导比较“娇气”,得处处护好。碰见这种向导不如让我当观众。马嘉祺心想,然后背对着其他人虔诚地向学院里传说许愿很灵的老龟祈祷。

大概是因为老龟真的很灵,马嘉祺看见宋亚轩的第一眼就觉得,那是能和他并肩作战的人。少年的五官还没有长开,脸颊肉乎乎的没有什么棱角,眉眼间却透着一股英气和坚定。

手感应该很好。马嘉祺想上手捏捏,但出于礼貌,他没付诸行动。

“进行短暂的精神连接?”宋亚轩其实不太想和“陌生人”讲话,虽然他对这个陌生人第一印象很好。

“好。”马嘉祺的精神力在他这个年纪算是很强了,但他没准备弱化他的精神屏障。

宋亚轩可以。马嘉祺没来由地这么相信着。

事实上宋亚轩真的可以。从他的精神触手触碰到马嘉祺的屏障,到他们建立连接,整个过程不超过两秒,宋亚轩甚至觉得对方撤掉了精神屏障。

他们就像是——

                           天生一对

〔我们契合度很高啊,说不定以后我们会是搭档。〕

〔你没撤屏障啊?〕

〔对啊。〕

这个“小插曲”让宋亚轩打开了话匣子,短短十分钟的准备时间,都快从诗词歌赋唠到人生哲学了。

〔你狙我近战?〕

〔行。你格斗学得很好啊?〕

〔还凑合,有你辅助,我觉得够了。〕

马嘉祺的格斗哪里只是“还凑合”,说是优秀都不为过。“牛B!”宋亚轩透过倍镜看着马嘉祺干净利落地解决一个,忍不住小声感叹,然后顺手干掉一个准备偷袭的。

〔厉害啊。〕

〔那是!我狙用的可好了。〕

​前半小时他们一个狙击一个近战,后来马嘉祺体力消耗有点大,两个人就一起趴在了制高点。

俩人脑袋里聊着天,各自的精神体还缩小了绕着他们唱着歌儿。真是美好和谐的画面啊,如果忽略他们在做的事的话。

〔你信息素是艾草?〕

〔对,怎么了?〕

〔我是崖柏,两个都很安神!〕

〔崖柏啊,怪不得我形容不出,太少见了。〕

〔而且我们的精神体都是海洋里的,还都是“歌唱家”。〕

〔嗯?所以?〕

〔我们以后说不定真的会是搭档!〕

白鲸随着宋亚轩兴奋的尾音划了个漂亮的圈,顺带蹭了蹭座头鲸。

最后模拟训练他们并没有拿到第一,不过第五的成绩也足以让观战的评委们给出A的评级。

马嘉祺的艾草香安神助眠一级棒。——第二天早练差点迟到的宋亚轩同学亲测真实。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不会写战斗(╥ω╥`)  能想象的出但是写不出来_(:з」∠)_

这个一篇结束

欢迎评论讨论情节啊什么的!(可能会得比较慢😂)

期中考试完我神清气爽!๑乛v乛๑

【碎碎念】

在写祺轩新梗,哨向AU,大概今天或明天会放出来(为什么没人写哨向(╥ω╥`)  哨向超棒der!)主要设定:哨兵祺,信息素是淡淡的安神艾草,精神体是座头鲸;向导轩,信息素是很贵的(误)百年崖柏,精神体是白鲸(小天使!)

大学生系列可能要到平安夜才会更了😂满脑子都是槲寄生下的亲吻😂

最近bs是墙头,emmm。。。sdfj为什么不学学ncc!!!看看人家的更新速度和各种小游戏安排!!!都出道了!!!都不能多看看崽们_(:з」∠)_

也想要歌曲应援安排上,崽们录的话唯粉也会做的(虽然崽们歌曲风格可能不好安排😂)


记梗(给大佬递笔!)

HP背景

拉文克劳祺的魔杖:榆木,龙心腱,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

格兰芬多轩的魔杖:英国橡树,独角兽尾毛,十又四分之三英寸

竹马设定,祺比轩早两年入学

两个人对于魔咒都非常有天赋,恐高的祺在飞行课上勉强合格,轩对占卜课有很大兴趣

两个人养的都是猫头鹰,轩的叫馒头,祺的叫柴犬(或者柴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满足一下他这个养柴犬的愿望)

祺因为完美主义所以论文优秀,轩的论文有点点“偏科”

感觉在学校摸熟之后轩会经常和画像们很有元气的交谈(因为一开始经常迷路不得不问路哈哈哈哈哈哈)

可以写两个人的各种日常,在图书馆里一起查资料写论文啦,一起看魁地奇的比赛啦,还有火车上的各种好吃的、家养小精灵的甜点、和蜂蜜公爵糖果店!(虽然只能在三年级以上的时候去😂)

还可以设定轩对人鱼的语言很有天赋!

感觉可以写好多好多!有没有大佬想写!!!(敲碗等粮(๑•̀ㅂ•́)و✧)

【马宋/祺轩】火锅

​马嘉祺妈妈寄来了一小罐火锅蘸料。

马嘉祺举着那罐蘸料全角度仔细观察一番后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苦思冥想半小时,中途还被拉去做几道初中数学题,终于记起去年过年回家他跟他妈妈说学校附近的超市没有火锅蘸料。他本意只是想感叹一下那超市什么都有却唯独少了火锅蘸料的神奇,没想到他妈妈还记得。

“吃火锅吗?”

“当然!哪儿啊?”

“留学生宿舍,在十九幢,410室。带上你室友?人多点方便备菜。”

“行啊,那你室友来吗?”

“他啊,怕是要溺死在他侄子的题海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脱离了口腔温暖的虎牙被冷风激得酸痛,马嘉祺想收回笑容,嘴角却是不受理智控制地上扬。

等到几百米路走下去,漾起波纹的心湖重归平静,马嘉祺才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像是缫丝时以为找到了丝的头,沿着丝抽却发现跟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然而把它归于不是很重要的事的马嘉祺决定顺其自然。

A大的留学生宿舍非常豪华,一人一间不说,还有独立卫浴和厨房。

马嘉祺去的那间的主人是个外国籍的华裔。半年前马嘉祺只是帮忙给一个女同学带了封信和几句话,结果在最后表白成功的小伙子眼里他就成了“月老转世”……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对不起走错地儿了。

拎着一大袋东西的马嘉祺看着门口两个想敲门手却又来来回回伸缩好几次的小朋友,憋笑憋的非常辛苦。走上前简单认识后领他们进了宿舍。

这边马嘉祺忙着清洗配菜,那边仨人摆好碗筷和电磁炉就沉迷于三国杀难以自拔。

等马嘉祺备好所有,宋亚轩过来帮他端盘子。

这是“拔出来”了?

“结束了?”“输了。”宋亚轩撇撇嘴,对自己的战绩很不满:“上次我赢了的……”瓷盘放到桌面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宋亚轩猛然抬头:“贺峻霖!上把你输了还欠我一个冰淇淋!”顿了顿又补上:“我要最贵的!榴莲味!”

只剩一滴血手上还没有桃的贺峻霖才没听他讲了什么,只随口应了句“嗯!”

和宋亚轩的“吃饭了!”一同响起的还有贺峻霖悲愤的“啊!!!”。要不是这房间隔音好,宋亚轩浑厚响亮的“哈哈哈”怕是要招来整幢楼的敲门投诉。

贺峻霖气得牙痒,于是他装作悲痛的样子,拍拍宋亚轩的肩膀:“我们刚才赌谁赢,我把你刚买的馒头输掉了。”宋亚轩的笑容瞬间凝固,愣了几秒后一把抓住贺峻霖的两个硌手肩膀,使劲地前后摇:“那位老大爷!半个月才出一次摊!啊?!!!半!个!月!”最后仨字说的得咬牙切齿。

“怎么了?”另一边放好碗筷的马嘉祺忍不住出声询问。宋亚轩停下手上的动作,表情委屈得很:“我的馒头变成蝴蝶飞走了……”“它什么时候变回来呢?”“半个月多吧。”“那在此之前要不要先吃个饭?”“嗯……好!”

逃脱魔爪的贺峻霖松松肩膀,朝马嘉祺比了个大拇指。

吃火锅的过程非常欢快愉悦,比如期间贺峻霖解释了馒头的事结果被“敲诈”了两个榴莲冰淇淋,再比如宋亚轩凄厉的惨叫:“我不吃蛋!!鹌鹑蛋也不吃!!!”,再再比如不吃蛋的宋亚轩嘲笑马嘉祺挑食。

今天是充实的一天!一边默默塞下大半火锅食材一边和女朋友聊天的小伙子这么想到。

“蘸料收到了,还吃了火锅!”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说吃火锅那几段是祺轩微信聊天,最后一句是+7发给他妈妈的。

托更了几天😂不好意思

其实贺儿的室友身份前面有暗示过,有兴趣的可以猜猜看!(๑•̀ㅂ•́)و✧

【马宋/祺轩】校庆

​十年一次的校庆要到了。

几乎所有的社团都有要做的事,唯独吉他社和汉服社闲了下来。为了添点“乐趣”,两位社长就凑在一起准备了各种服装。这俩姑娘都是化妆好手,虽然她们蹲一块密谋的样子让社团的各位都背后一凉,但天地可鉴,她们除了在抽签中动了点手脚,化妆可是认真对待的。

这“动手脚”可不得了,她们往男孩子的签中加了几件漂亮裙子,又给女孩子的签中添了各种帅气的服装。

抽签的结果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比如第一个上前的男同学一脸绝望地被塞了件粉粉嫩嫩的少女水手服。

马嘉祺看到那场面整张脸都要皱起来,做了许久心里建设后终是展开了似有“千金重”的小纸条一一古,将军(便装)。呼。他在心里长舒了口气,甚至还有闲心坏心眼儿地想要是宋亚轩穿上裙子会是个怎样的美人儿。于是他偏头去看宋亚轩的纸条一一民国,少爷。嗯,马同学稍微有点失望。

“将军哎!那应该超级帅的!”宋亚轩是真实地羡慕了,调都比平时高了俩度。马嘉祺猜到他会喜欢这种服装,但没想到反应会如此,他挑挑眉,拱手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普普通通。”顽皮的小孩儿却要故意挑衅:“切~~~你在自恋什么,我说的是佩剑和服装!”那欠扁的小表情哦,简直和马嘉祺存的某个讨打的熊猫头如出一辙。“行行行,您是少爷,您的都对。”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配合表演喽。“哼,知道就好,少爷我要去换衣服,就不和你计较了。”宋亚轩摆摆手,很有气势地说完话,拿上衣服离去却是走得飞快。

他的第六感时灵时不灵,但这次“再不逃马嘉祺就要‘制裁’他了”的预感非常强烈,即使马嘉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被抛下”在风中凌乱的马嘉祺惊异于宋亚轩的走路速度,一边脑洞大开地想这人好好练一定是个竞走的人才,一边惋惜失去了挠他痒的好机会。

这次第六感很准喔!

两个人妆发和服装都弄好已经是两个半小时后了,本来马嘉祺为了帅气想带上那把配剑的,但为了更好地享受美食,他“屈服”了。

宋亚轩手机提示音响起时他们两一人一个鱿鱼串吃得正香。马嘉祺咽下嘴巴里的鱿鱼:“怎么了?”“贺儿让我买两盒章鱼烧给他。哦就是我室友。”宋亚轩说到半路才想起来马嘉祺不认识贺峻霖:“改天让你们认识一下,今天他有事,他高中朋友来找他玩。好像姓张?”“可以啊。”马嘉祺刚准备再咬一口鱿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拍拍自己的脑袋:“哦对!我室友也叫我带东西来着。巧了!我室友是他竹马来找他,也不在。”

“错过校庆可是要后悔好久的!”宋亚轩三两口解决掉剩下的鱿鱼,路过冰糖葫芦摊的时候买了一串回味一下童年,咬下第一颗山楂被酸到的时候才模模糊糊记起自己小时候从不吃里面的山楂。

宋亚轩身后的小恶魔尾巴晃来晃去,他把手里的冰糖葫芦送到马嘉祺嘴边,诱惑道:“尝尝吗!超好吃!”马嘉祺眯着眼睛怀疑地打量他,几番犹豫还是下了口,结果被酸到要掉牙。宋亚轩“阴谋”得逞,魔性的美声音阶笑引人注目。

今天是快乐的一天!终究没有逃过马嘉祺“制裁”的宋亚轩仍然这么想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不吃里面山楂的其实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儿要下篇出场啦,任性地想先写这篇。

竞猜高中同学,马嘉祺室友和室友的竹马!无奖!😂我觉得应该挺明显的

【祺轩/马宋】海洋馆(下)

​生物钟使马嘉祺在半小时后醒来,肩膀和脖子有些酸疼,他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左肩上的小孩儿睡得十分安稳。超过半小时可就要到一个小时之后才能舒服地起来了。马嘉祺想。

“亚轩儿?醒醒,还有一会就到站了。”他晃晃宋亚轩的脑袋。嘿,这位马先生,您的温柔要溢出来啦!

“嗯……”宋亚轩无意识地答,声音中带着小小的气泡。他缓了一会儿,揉揉脸和眼睛,又伸了个懒腰。万幸他还知道旁边有人,伸出的手收敛很多,要不马嘉祺肯定逃不过一计“重锤”。

后座的其他人睡得横七竖八,两人谋划着找了个绝佳的角度把大家都拍了进去一一只有他们两个的耍帅和其他人惨不忍睹的睡姿背景。

憋笑真辛苦。两个“坏小孩儿”想。

海洋馆内意外的人少。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的,于是交代了集合的时间就散了开去。马嘉祺和宋亚轩倒是没有什么目的,走到哪儿就算哪。

马嘉祺摆弄着手上的单反,慢了宋亚轩两步,等到他再抬起头来,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恍了神。

通道的左右和头顶皆是玻璃幕墙。珊瑚上绕着一群一群的银色小鱼,海龟慢悠悠地从头顶游过,远处的水母舞姿曼妙,一只扇贝从海草丛中钻出又匿进礁石。是很有生机的美。宋亚轩抬头注视着上方的蝴蝶鱼,带着水波的光映在他脸上,眼睛像是某种瑰丽的深棕色宝石,还是饱含感情的“稀有品种”。

马嘉祺回过神来,他关掉闪光灯,完美的拍下了那一幕。

“这么喜欢的呀?”马嘉祺有些心虚的打破这在他看来透着一丝微妙的气氛,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对啊!”宋亚轩偏过头来看他,“我去过类似的海洋馆过很多次了,但是每次都觉得大海果然是个神奇的地方!里面的生物也是!”他指了指头顶上的那片“海域”,声音里的愉悦和兴奋让人有下一秒他就要蹦哒起来欢呼的错觉。

“那宋亚轩同学要不要和他们合个影呢?”马嘉祺举举手上的单反,心情颇佳地问他的小孩儿。

“好!”马嘉祺看他那个兴奋劲还以为他要摆出什么非常具有艺术性的姿势,没想到宋亚轩人往玻璃前一站,露着他一口好看又整齐的白牙,标标准准地比了个“耶”的手势。拍完之后看看成品还一脸“小爷我就是这么帅!”的得瑟表情。简直让马嘉祺哭笑不得。

两个“单身🐶”凑一块儿就是不一样,他们踏出大门的时候离集合时间还差一个小时。宋亚轩的“怂恿”之下,他们穿过层层寒风去蛋糕店点了宋亚轩室友强烈推荐的舒芙蕾。

好吃的东西不管怎样都是一定要吃的。马老师云。

最后,偷拍的那张照片成为了马嘉祺的手机屏保。

致力于给她闺密安利这对cp的那位小姐姐在晚上出门买饭团吃的时候雨被淋了满身,因为她在cp这条道路上做出的“伟大贡献”,她不应该是一个没有姓名的人一一她姓李。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篇的结尾真的很沙雕😂

下篇要写他们宿舍里的事了,介意宋亚轩的室友是贺儿嘛,介意的话我就自己取个其他的名字了_(:з」∠)_虽然非常起名废

【猫猫记事】二

大家好这里是玖壹!今天的介绍,随缘😂!

程程的毛还挺长的,但是没有嘉祺的毛长。手感和景元,亚轩,耀文并列第二的舒服!(没办法布偶的毛实在太好摸啦又长又顺滑!)给程程梳毛的时候粘毛手套上会有薄薄的一层,一整张揭下来可爽!景元这个小伙子掉的毛是最多的!手套上揭下来满满的一层,家里存猫毛的大罐子里就他的毛最多,五分之二左右。小伙子年纪轻轻就掉这么毛怎么好哟。【要秃头!(误)】

剪指甲的时候耀文最不乖!得上猫包。不然指甲才按出来就要被他溜掉。其他四个明明都还好哎,难不成因为是美短的缘故?(听说美短活泼的像只狗😂)

家里的猫爬架是五层的,耀文特别喜欢坐到最顶上“傲视群雄”。给景元羡慕的哦(强行羡慕哈哈哈哈哈哈),谁让你不爬高嘛。之前电视上有放过校园的玛丽苏剧,耀文因为有 “前科”所以我怀疑他在演剧里的霸道高冷男主。有段时间程程也被耀文影响了,两个一左一右趴在第五层的猫爬架上,要是他们以这个姿势趴在门口,估计可以cos神荼郁垒两门神。

家里猫猫的衣服也还挺多,不过大部分是小裙子。(圆我一个养女儿的梦想啦)当初衣服的包裹到家刚打开,亚轩就抱着一件卫衣不撒手了,在老母亲我的强迫之下,被套上了白雪公主的小裙子还有一个小皇冠 !不愧是小漂亮啊,我给他拍的照片是最多的!(非常偏心!)旁边耀文也“非常感兴趣”,我就以“暴力手段”(零食诱惑)给他穿上了粉红色的蓬蓬公主裙。中途他又是缩头又是求饶的,还是难逃魔爪啊!景元早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一一水手服一件!(欺负老实猫哈哈哈哈)程程和嘉祺这两个小机灵鬼早就藏起来了,啧,简直神一般的操作。

除了衣服还买过眼镜,嘉祺那个金丝边的眼镜不要太帅!整个猫身上散发着斯文败类的气息(不是)!程程喜欢墨镜,但是戴上墨镜之后走路有一点歪哈哈哈哈哈哈,我想把它拿下来头还偏过去。耀文爬的太高了捉不到他,亚轩困了在睡觉,景元被我朋友带出去例行体检,三个都完美的逃过了(老母亲的魔爪)。

有件事我挺好奇的,猫会“叠叠乐”地睡觉吗?亚轩和其他三个凑在一起睡觉都好好的,怎么一和嘉祺靠在一起就往嘉祺身上趴啊?虽然布偶是真的又大只又舒服啦……但我朋友家的两只完全就没有这种情况哎。

最后悄悄咪咪的爆料一下,亚轩和耀文这两个活宝晚上总是要打架,虽然亚轩赢得多,但耀文还是对此事乐此不疲。

​今天的视频就到这里,咱们下期再见!

【马宋/祺轩】海洋馆(上)

​如果说图书馆让他们开始熟悉,食堂让他们交换微信的话,那吉他社就是让他们有事没事去“骚扰”一下对方的关键一一没想到两位除了有关音乐的“正事儿”,“废话”居然​也不少。

去海洋馆的事是吉他社的诸位一起计划的。有对象的觉得那是个浪漫的好地方,没对象的,比如马嘉祺和宋亚轩,前者是认为海洋生物很美,或者是因为单纯想出去玩并且听他室友说海洋馆旁边不远处有家蛋糕店的甜点非常好吃。

定的是九点在校门口的车站集合,马嘉祺七点半就起了床。洗漱之后挨个清点要带的东西:单反、水杯、纸巾、充电宝、数据线、耳机,以及在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机。

最近的天气忽冷忽热,时不时再飘点雨更是阴冷。马嘉祺讨厌感冒时鼻子塞住的感觉,以防万一,他又去看了看今天的温度。瞧,简直料事如神。马嘉祺小小的“啧”了一声,感叹着自己超准的预感一一今天小雨,还降温。于是他身上多了件风衣,包里又塞了把伞。

八点。马嘉祺系鞋带的时候宋亚轩给他发了条消息说他出门了,让马嘉祺去食堂小笼包窗口找他。马嘉祺准备开门的手顿了顿,想起那小孩儿手机里“被打入冷宫”的天气软件,认命似的的又回去衣柜拿了件卫衣。

食堂里可比外面暖和多了,只穿着一件单薄长袖的宋亚轩被刚出炉的小笼包烫的脸颊微红。他左手拿着堪堪比他脸小一点点的大白馒头,一下子咬下一大口,幸福得眼睛都要眯起来。

马嘉祺来食堂“认领”宋亚轩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满是粉色幸福小花的场景。小孩面前是他最爱的馒头和皮蛋瘦肉粥,还贴心的帮自己拿了相同的粥和一屉小笼包子一一可惜那屉小笼包已经被“偷吃”了一半。

学校的一碗粥分量非常足,至少马嘉祺在吃完那碗粥和六个小笼包大约已经是九分饱。看马嘉祺放下筷子,宋亚轩迅速地把剩下的馒头囫囵塞进嘴巴里,挎上双肩包就准备跟上他出门。宋亚轩一边走一边艰难地嚼着嘴里满满的馒头,中途还差点噎着。

马嘉祺在离食堂门口约四步远处停下,果不其然看到小孩儿被突然的冷气冻得一哆嗦。他微微地叹了口气,取下小孩儿身后的背包,把在手臂上搭了很久的卫衣递给他。

人吃饱了的时候思维总是会有些迟钝,再加上宋亚轩早上本来就懵懵的,导致他在顺从地穿上卫衣又背上背包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事儿。宋亚轩眨了眨眼,觉得语言不足以表达他的“感激”,于是他掏出手机给马嘉祺发了个花式比心的动图。

而马嘉祺本来还在好奇宋亚轩在做什么,然后他因手机提示音看到了那个动图。略微思考后他回了个“虽然你是傻的,但爸爸爱你”的表情包。再然后,他们一路闹着,并伴着哈哈哈的“魔性笑声”追逐战似的小跑到了车站。

从车站到海洋馆约是四十分钟,上车后吉他社的大家都非常兴奋,叽叽喳喳地从音乐聊到天文地理。宋亚轩却是迷迷糊糊地想睡觉了,他闭着眼睛揉揉自己没有腹肌的小肚子,和坐在他旁边的马嘉祺念念叨叨:“我好像吃撑了。”

马嘉祺摘下左边的耳机,装着十分嫌弃地轻声回:“那你还闹啊。”

肩上突然多了的重量提醒他:小孩儿睡着了。马嘉祺在心里惊讶于宋亚轩入睡的迅速,又比了个手式示意宋亚轩在睡觉,让吉他社的其他人安静下来。

公交车的时不时的晃动就像是婴儿的摇篮,配着耳机里轻缓的纯音乐,马嘉祺也渐渐有了睡意。他往左歪歪脑袋,随宋亚轩一起会周公去了。

坐在他们斜前方的一位小姐姐一边在心里哀叹好看的男孩子们果然是“内部消化”,一边丝毫不手抖地拍下他们头靠头的美好照片。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大学的早上这么令人感到幸福,连食堂的米线都没让我有那种感觉。那位小姐姐事后“痛心疾首”地对她闺密说,仿佛她的重点在食堂的米线虽然很好吃但还是有待改进。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本来想一章写完但我大概是非常啰嗦了_(:з」∠)_

想看多点评论!可以提梗喔,合适的话会写进去!

7号首唱但那时我已经上课两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