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安

【马宋/祺轩】校庆

​十年一次的校庆要到了。

几乎所有的社团都有要做的事,唯独吉他社和汉服社闲了下来。为了添点“乐趣”,两位社长就凑在一起准备了各种服装。这俩姑娘都是化妆好手,虽然她们蹲一块密谋的样子让社团的各位都背后一凉,但天地可鉴,她们除了在抽签中动了点手脚,化妆可是认真对待的。

这“动手脚”可不得了,她们往男孩子的签中加了几件漂亮裙子,又给女孩子的签中添了各种帅气的服装。

抽签的结果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比如第一个上前的男同学一脸绝望地被塞了件粉粉嫩嫩的少女水手服。

马嘉祺看到那场面整张脸都要皱起来,做了许久心里建设后终是展开了似有“千金重”的小纸条一一古,将军(便装)。呼。他在心里长舒了口气,甚至还有闲心坏心眼儿地想要是宋亚轩穿上裙子会是个怎样的美人儿。于是他偏头去看宋亚轩的纸条一一民国,少爷。嗯,马同学稍微有点失望。

“将军哎!那应该超级帅的!”宋亚轩是真实地羡慕了,调都比平时高了俩度。马嘉祺猜到他会喜欢这种服装,但没想到反应会如此,他挑挑眉,拱手谦虚道:“不敢当不敢当,普普通通。”顽皮的小孩儿却要故意挑衅:“切~~~你在自恋什么,我说的是佩剑和服装!”那欠扁的小表情哦,简直和马嘉祺存的某个讨打的熊猫头如出一辙。“行行行,您是少爷,您的都对。”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配合表演喽。“哼,知道就好,少爷我要去换衣服,就不和你计较了。”宋亚轩摆摆手,很有气势地说完话,拿上衣服离去却是走得飞快。

他的第六感时灵时不灵,但这次“再不逃马嘉祺就要‘制裁’他了”的预感非常强烈,即使马嘉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被抛下”在风中凌乱的马嘉祺惊异于宋亚轩的走路速度,一边脑洞大开地想这人好好练一定是个竞走的人才,一边惋惜失去了挠他痒的好机会。

这次第六感很准喔!

两个人妆发和服装都弄好已经是两个半小时后了,本来马嘉祺为了帅气想带上那把配剑的,但为了更好地享受美食,他“屈服”了。

宋亚轩手机提示音响起时他们两一人一个鱿鱼串吃得正香。马嘉祺咽下嘴巴里的鱿鱼:“怎么了?”“贺儿让我买两盒章鱼烧给他。哦就是我室友。”宋亚轩说到半路才想起来马嘉祺不认识贺峻霖:“改天让你们认识一下,今天他有事,他高中朋友来找他玩。好像姓张?”“可以啊。”马嘉祺刚准备再咬一口鱿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拍拍自己的脑袋:“哦对!我室友也叫我带东西来着。巧了!我室友是他竹马来找他,也不在。”

“错过校庆可是要后悔好久的!”宋亚轩三两口解决掉剩下的鱿鱼,路过冰糖葫芦摊的时候买了一串回味一下童年,咬下第一颗山楂被酸到的时候才模模糊糊记起自己小时候从不吃里面的山楂。

宋亚轩身后的小恶魔尾巴晃来晃去,他把手里的冰糖葫芦送到马嘉祺嘴边,诱惑道:“尝尝吗!超好吃!”马嘉祺眯着眼睛怀疑地打量他,几番犹豫还是下了口,结果被酸到要掉牙。宋亚轩“阴谋”得逞,魔性的美声音阶笑引人注目。

今天是快乐的一天!终究没有逃过马嘉祺“制裁”的宋亚轩仍然这么想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不吃里面山楂的其实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儿要下篇出场啦,任性地想先写这篇。

竞猜高中同学,马嘉祺室友和室友的竹马!无奖!😂我觉得应该挺明显的

【祺轩/马宋】海洋馆(下)

​生物钟使马嘉祺在半小时后醒来,肩膀和脖子有些酸疼,他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左肩上的小孩儿睡得十分安稳。超过半小时可就要到一个小时之后才能舒服地起来了。马嘉祺想。

“亚轩儿?醒醒,还有一会就到站了。”他晃晃宋亚轩的脑袋。嘿,这位马先生,您的温柔要溢出来啦!

“嗯……”宋亚轩无意识地答,声音中带着小小的气泡。他缓了一会儿,揉揉脸和眼睛,又伸了个懒腰。万幸他还知道旁边有人,伸出的手收敛很多,要不马嘉祺肯定逃不过一计“重锤”。

后座的其他人睡得横七竖八,两人谋划着找了个绝佳的角度把大家都拍了进去一一只有他们两个的耍帅和其他人惨不忍睹的睡姿背景。

憋笑真辛苦。两个“坏小孩儿”想。

海洋馆内意外的人少。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目的,于是交代了集合的时间就散了开去。马嘉祺和宋亚轩倒是没有什么目的,走到哪儿就算哪。

马嘉祺摆弄着手上的单反,慢了宋亚轩两步,等到他再抬起头来,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恍了神。

通道的左右和头顶皆是玻璃幕墙。珊瑚上绕着一群一群的银色小鱼,海龟慢悠悠地从头顶游过,远处的水母舞姿曼妙,一只扇贝从海草丛中钻出又匿进礁石。是很有生机的美。宋亚轩抬头注视着上方的蝴蝶鱼,带着水波的光映在他脸上,眼睛像是某种瑰丽的深棕色宝石,还是饱含感情的“稀有品种”。

马嘉祺回过神来,他关掉闪光灯,完美的拍下了那一幕。

“这么喜欢的呀?”马嘉祺有些心虚的打破这在他看来透着一丝微妙的气氛,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对啊!”宋亚轩偏过头来看他,“我去过类似的海洋馆过很多次了,但是每次都觉得大海果然是个神奇的地方!里面的生物也是!”他指了指头顶上的那片“海域”,声音里的愉悦和兴奋让人有下一秒他就要蹦哒起来欢呼的错觉。

“那宋亚轩同学要不要和他们合个影呢?”马嘉祺举举手上的单反,心情颇佳地问他的小孩儿。

“好!”马嘉祺看他那个兴奋劲还以为他要摆出什么非常具有艺术性的姿势,没想到宋亚轩人往玻璃前一站,露着他一口好看又整齐的白牙,标标准准地比了个“耶”的手势。拍完之后看看成品还一脸“小爷我就是这么帅!”的得瑟表情。简直让马嘉祺哭笑不得。

两个“单身🐶”凑一块儿就是不一样,他们踏出大门的时候离集合时间还差一个小时。宋亚轩的“怂恿”之下,他们穿过层层寒风去蛋糕店点了宋亚轩室友强烈推荐的舒芙蕾。

好吃的东西不管怎样都是一定要吃的。马老师云。

最后,偷拍的那张照片成为了马嘉祺的手机屏保。

致力于给她闺密安利这对cp的那位小姐姐在晚上出门买饭团吃的时候雨被淋了满身,因为她在cp这条道路上做出的“伟大贡献”,她不应该是一个没有姓名的人一一她姓李。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篇的结尾真的很沙雕😂

下篇要写他们宿舍里的事了,介意宋亚轩的室友是贺儿嘛,介意的话我就自己取个其他的名字了_(:з」∠)_虽然非常起名废

【猫猫记事】二

大家好这里是玖壹!今天的介绍,随缘😂!

程程的毛还挺长的,但是没有嘉祺的毛长。手感和景元,亚轩,耀文并列第二的舒服!(没办法布偶的毛实在太好摸啦又长又顺滑!)给程程梳毛的时候粘毛手套上会有薄薄的一层,一整张揭下来可爽!景元这个小伙子掉的毛是最多的!手套上揭下来满满的一层,家里存猫毛的大罐子里就他的毛最多,五分之二左右。小伙子年纪轻轻就掉这么毛怎么好哟。【要秃头!(误)】

剪指甲的时候耀文最不乖!得上猫包。不然指甲才按出来就要被他溜掉。其他四个明明都还好哎,难不成因为是美短的缘故?(听说美短活泼的像只狗😂)

家里的猫爬架是五层的,耀文特别喜欢坐到最顶上“傲视群雄”。给景元羡慕的哦(强行羡慕哈哈哈哈哈哈),谁让你不爬高嘛。之前电视上有放过校园的玛丽苏剧,耀文因为有 “前科”所以我怀疑他在演剧里的霸道高冷男主。有段时间程程也被耀文影响了,两个一左一右趴在第五层的猫爬架上,要是他们以这个姿势趴在门口,估计可以cos神荼郁垒两门神。

家里猫猫的衣服也还挺多,不过大部分是小裙子。(圆我一个养女儿的梦想啦)当初衣服的包裹到家刚打开,亚轩就抱着一件卫衣不撒手了,在老母亲我的强迫之下,被套上了白雪公主的小裙子还有一个小皇冠 !不愧是小漂亮啊,我给他拍的照片是最多的!(非常偏心!)旁边耀文也“非常感兴趣”,我就以“暴力手段”(零食诱惑)给他穿上了粉红色的蓬蓬公主裙。中途他又是缩头又是求饶的,还是难逃魔爪啊!景元早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一一水手服一件!(欺负老实猫哈哈哈哈)程程和嘉祺这两个小机灵鬼早就藏起来了,啧,简直神一般的操作。

除了衣服还买过眼镜,嘉祺那个金丝边的眼镜不要太帅!整个猫身上散发着斯文败类的气息(不是)!程程喜欢墨镜,但是戴上墨镜之后走路有一点歪哈哈哈哈哈哈,我想把它拿下来头还偏过去。耀文爬的太高了捉不到他,亚轩困了在睡觉,景元被我朋友带出去例行体检,三个都完美的逃过了(老母亲的魔爪)。

有件事我挺好奇的,猫会“叠叠乐”地睡觉吗?亚轩和其他三个凑在一起睡觉都好好的,怎么一和嘉祺靠在一起就往嘉祺身上趴啊?虽然布偶是真的又大只又舒服啦……但我朋友家的两只完全就没有这种情况哎。

最后悄悄咪咪的爆料一下,亚轩和耀文这两个活宝晚上总是要打架,虽然亚轩赢得多,但耀文还是对此事乐此不疲。

​今天的视频就到这里,咱们下期再见!

【马宋/祺轩】海洋馆(上)

​如果说图书馆让他们开始熟悉,食堂让他们交换微信的话,那吉他社就是让他们有事没事去“骚扰”一下对方的关键一一没想到两位除了有关音乐的“正事儿”,“废话”居然​也不少。

去海洋馆的事是吉他社的诸位一起计划的。有对象的觉得那是个浪漫的好地方,没对象的,比如马嘉祺和宋亚轩,前者是认为海洋生物很美,或者是因为单纯想出去玩并且听他室友说海洋馆旁边不远处有家蛋糕店的甜点非常好吃。

定的是九点在校门口的车站集合,马嘉祺七点半就起了床。洗漱之后挨个清点要带的东西:单反、水杯、纸巾、充电宝、数据线、耳机,以及在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机。

最近的天气忽冷忽热,时不时再飘点雨更是阴冷。马嘉祺讨厌感冒时鼻子塞住的感觉,以防万一,他又去看了看今天的温度。瞧,简直料事如神。马嘉祺小小的“啧”了一声,感叹着自己超准的预感一一今天小雨,还降温。于是他身上多了件风衣,包里又塞了把伞。

八点。马嘉祺系鞋带的时候宋亚轩给他发了条消息说他出门了,让马嘉祺去食堂小笼包窗口找他。马嘉祺准备开门的手顿了顿,想起那小孩儿手机里“被打入冷宫”的天气软件,认命似的的又回去衣柜拿了件卫衣。

食堂里可比外面暖和多了,只穿着一件单薄长袖的宋亚轩被刚出炉的小笼包烫的脸颊微红。他左手拿着堪堪比他脸小一点点的大白馒头,一下子咬下一大口,幸福得眼睛都要眯起来。

马嘉祺来食堂“认领”宋亚轩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满是粉色幸福小花的场景。小孩面前是他最爱的馒头和皮蛋瘦肉粥,还贴心的帮自己拿了相同的粥和一屉小笼包子一一可惜那屉小笼包已经被“偷吃”了一半。

学校的一碗粥分量非常足,至少马嘉祺在吃完那碗粥和六个小笼包大约已经是九分饱。看马嘉祺放下筷子,宋亚轩迅速地把剩下的馒头囫囵塞进嘴巴里,挎上双肩包就准备跟上他出门。宋亚轩一边走一边艰难地嚼着嘴里满满的馒头,中途还差点噎着。

马嘉祺在离食堂门口约四步远处停下,果不其然看到小孩儿被突然的冷气冻得一哆嗦。他微微地叹了口气,取下小孩儿身后的背包,把在手臂上搭了很久的卫衣递给他。

人吃饱了的时候思维总是会有些迟钝,再加上宋亚轩早上本来就懵懵的,导致他在顺从地穿上卫衣又背上背包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事儿。宋亚轩眨了眨眼,觉得语言不足以表达他的“感激”,于是他掏出手机给马嘉祺发了个花式比心的动图。

而马嘉祺本来还在好奇宋亚轩在做什么,然后他因手机提示音看到了那个动图。略微思考后他回了个“虽然你是傻的,但爸爸爱你”的表情包。再然后,他们一路闹着,并伴着哈哈哈的“魔性笑声”追逐战似的小跑到了车站。

从车站到海洋馆约是四十分钟,上车后吉他社的大家都非常兴奋,叽叽喳喳地从音乐聊到天文地理。宋亚轩却是迷迷糊糊地想睡觉了,他闭着眼睛揉揉自己没有腹肌的小肚子,和坐在他旁边的马嘉祺念念叨叨:“我好像吃撑了。”

马嘉祺摘下左边的耳机,装着十分嫌弃地轻声回:“那你还闹啊。”

肩上突然多了的重量提醒他:小孩儿睡着了。马嘉祺在心里惊讶于宋亚轩入睡的迅速,又比了个手式示意宋亚轩在睡觉,让吉他社的其他人安静下来。

公交车的时不时的晃动就像是婴儿的摇篮,配着耳机里轻缓的纯音乐,马嘉祺也渐渐有了睡意。他往左歪歪脑袋,随宋亚轩一起会周公去了。

坐在他们斜前方的一位小姐姐一边在心里哀叹好看的男孩子们果然是“内部消化”,一边丝毫不手抖地拍下他们头靠头的美好照片。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大学的早上这么令人感到幸福,连食堂的米线都没让我有那种感觉。那位小姐姐事后“痛心疾首”地对她闺密说,仿佛她的重点在食堂的米线虽然很好吃但还是有待改进。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本来想一章写完但我大概是非常啰嗦了_(:з」∠)_

想看多点评论!可以提梗喔,合适的话会写进去!

7号首唱但那时我已经上课两天了😭😭😭

猫猫记事

​大家好这里是玖壹!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家的猫主子们。

沙发上的美短起司叫景元,是家里的老大,一岁半了,是最近才领养的,还有一点点怕生。不太喜欢爬高,一般会在猫爬架的第二或第一层。圆滚滚的脸是天然萌!家里非常温和的主子,弟弟们欺负他都不怎么还手。

沙发左靠手上的金渐层是程程,一岁三个月多,家里的“地头蛇”团霸大漂亮。虽然不会霸占零食和猫罐头,但是会跟弟弟们抢玩具,最近偏爱内芯是猫薄荷的章鱼逗猫棒。具有领导风范,暗地里偷零食都是他策划的。聪明得很,家里每个柜子都会开(只要够得到)。

猫爬架第二层“房间”里的蓝双色布偶叫嘉祺,一岁一个月多点。名字是他原主人起的,我觉得好听就没改。他原主人家的布偶生了两只,大点的叫嘉诚,小的就是嘉祺。他是在他三个月大的时候到的我家。家里非常温和的猫x2,不过最近好像“有点飘”,连团宠都敢欺负了,挑战过团霸,但是打不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猫爬架第二层“房间”顶上的白色毛球球是金吉拉,叫亚轩,九个多月了。家里最“吵”的主子!每天就像在唱歌一样叫一段歇一会,重新开口后和之前的能听出明显不同,我怀疑他真的在唱歌。有的时候会突然沉默,发呆似的放空,叫他两三次可能才会回应一声。超级可爱!是小漂亮哦!(也是团宠!)

​沙发右靠手上的英短是耀文,七个月大。别名“小狼崽”,因为某次电视上的动物世界正好放到狼的片段,他一开始有点被吓到,但是后来就兴致勃勃地和电视上的狼摆出同样姿势,那只狼嚎一声他也跟着“喵!”一声,那个蠢萌的样子哟,简直要笑出腹肌。

好啦,第一期的视频就到这儿!大家下次再见!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想写这种很久了!(❁´◡`❁)*✲゚*在挖坑的边缘试探(๑•̀ㅂ•́)و✧

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小姐姐写过_(:з」∠)_完全是脑洞!

开头名字我瞎取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的脑洞】

是看到狼崽微博下日常热评第一的狼爸的突然脑洞
极短,ooc,纯属捏造!!!不是真的

某一日,刘耀文翻着手机,表情一脸的纠结。宋亚轩瞧见了,表示非常好奇,于是就凑过去看,并问道:“怎么了?”刘耀文把那张粉丝喂他照片喝奶茶的照片给宋亚轩看:“我都初中了!不是小孩子了。”表情有点无奈又气鼓鼓。“正常啊,不是有很多妈妈粉嘛。”宋亚轩本来还以为有什么大事,结果就这么芝麻点儿大,觉得有些被耍了的宋亚轩狠狠拍了一下刘耀文的肩膀,却因为力是相互的,自己也疼得甩手。“嘶     一一可他是男的啊”刘耀捏捏自己的肩,回道。宋亚轩还沉浸在痛中无法自拔, 呲牙咧嘴地回:“那不是更稀有。”
等宋亚轩终于缓过劲儿,见刘耀文还是那幅样子,他非常无语地发微博并配图刘耀文“悲伤”的背影:“这个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哪像我,我微博底下就没见过男粉。”
后来三个哥哥了解到这件事,纷纷在底下回复:“哪像我,我微博底下就没见过男粉。”

再次强调!!!捏造!!!我瞎bb的_(:з」∠)_
tag就只打了主要人物和团

[祺轩/马宋]玉兔馒头

✧建议慢速阅读!不知道为什么读快了会有种微妙的鬼畜沙雕感_(:з」∠)_

A大的食堂有非常多的选择,不过因为选择太多,浪费又不是个好习惯,学校就限定了份数。

中秋快到了,学校里的馒头也开始变了花样。昨天的馒头就是个扁扁的圆,还生怕别人看不出它是个月亮,上面特意提了“婵娟”二子。

今天的听说是个“玉兔”。因为好奇“玉兔”是什么样子,马嘉祺去馒头窗口拿了两个。不知是他去的晚了还是“玉兔”太受欢迎,正好是最后的两个。一个是白面的,一个是奶黄馅儿的。个头不是很大,约是马嘉祺手掌心的大小。

他也懒得走远,干脆就在窗口前寻了个位置。

而另一边的宋亚轩还在听老师的唠叨。天知道他为什么那个时候突然脑抽问了个和课相关却又能延伸出很远的问题,他的老师真的在偏题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现在已经是打了下课铃的二十七分钟。宋亚轩今早就听说了今天中午的“玉兔”馒头,作为一个馒头的狂热粉丝,怎么可以错过!

最后老师仿佛卡点般的整三十下了课,宋亚轩两分钟前就收好了书包,此刻把装作认真听的书往书包里一塞,拉上拉链背上书包就往食堂冲,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

马嘉祺在宋亚轩跑向这里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毕竟在食堂里跑起来的人少之又少。他看见宋亚轩喘着气儿和馒头窗口的师傅说话,然后当他往嘴里塞了一口饭,抬头就瞧见了宋亚轩一副泄气皮球般的失望样子。

马嘉祺花了几秒去思考宋亚轩为什么如此失望,然后他把嘴里的饭咽下,招呼宋亚轩过来:“喜欢白面的还是奶香的?”一坐在马嘉祺对面就一直盯着馒头的宋亚轩这次的反射弧非常给力:“都喜欢!”

马嘉祺的虎牙又出来透气了,若是马嘉祺的室友见了,一定又是一番控诉他的偏心。

马嘉祺把装着馒头的小碟子往对面推了推,“那就都给你吧。”

宋亚轩本来还在感叹马嘉祺真是个好人,上次给他盖衣服,这次给他馒头吃。经马嘉祺这么一下却是被吓着了,慌得他连忙摆手:“不不不一个就好了!”马嘉祺猜出了他的意思,解释说自己就是好奇“玉兔”长什么样,是多点的。

宋亚轩终于是把碟子拿了过去,但他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于是他对上马嘉祺看着他的眼睛,自认为非常严肃认真地说:“国庆之后我给你带我爷爷奶奶做的最好吃的馒头!”其实在马嘉祺看来,不过是个装大人的小孩模样,但由于对方的眼神过于亮晶晶,他不由得开始好奇对方口中的“最好吃的馒头”是什么味道。

后来宋亚轩又去拿了一碗虾仁的大云吞,马嘉祺拿了一碗菠萝味的双皮奶,他们就这么一边吃一边聊,从宋亚轩妈妈做的玉米馒头 ,聊到他小姨做的黑暗料理巧克力香蕉馒头,最后以他爷爷奶奶做的白面馒头结尾。中途马嘉祺不留神还被宋亚轩玩挖去了一小半的双皮奶,沾在宋亚轩勺子上的一只小虾米因为他的这个动作留在了双皮奶里,不仔细看绝对发现不了。由于后续的争抢,这只虾米最终还是进了宋亚轩的肚子。

从来没有在食堂里呆过一个小时这么久。在走回宿舍的路上马嘉祺这样想着。更奇怪的是,他因为背整本英语单词的烦躁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的消失了。

天气渐渐转凉,阳光变得不那么刺眼。长椅上坐着交谈的人们,花坛旁坐着的正在享受美味蛋挞的被自家家长牵着一只手的小朋友,渐渐泛黄渐渐泛黄的银杏树叶,以及地上一片的从香樟树上掉下来的紫黑色小果子。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好,出乎意料的和谐感。

今天天气真好。马嘉祺想。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祺轩大学生系列的第二章,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想看布偶猫祺和金吉拉轩的梗 !有没有大佬想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公猫要切蛋/蛋会不会有点太过于魔鬼Σ(|||▽||| )

[马宋/祺轩]"认识"

马嘉祺大二,宋亚轩大一。

马嘉祺"认识"宋亚轩。这个"认识"指马嘉祺在学校艺术节上对这个长得好看唱歌还特好的小学弟印象深刻,但他并没碰见过宋亚轩。

宋亚轩也"认识"马嘉祺。这个"认识"是因为在宋亚轩混迹于学校贴吧时被马嘉祺的各种照片和信息刷了屏。然后在了解到马嘉祺唱歌也特别好的时候,热爱唱歌的小宋同学把他记得的特别清楚,但他并没碰见过马嘉祺。

学校里的四层豪华图书馆里情侣众多,宋亚轩一个人也经常那,坐在二楼的角落里,一坐就是一下午,听着合适的音乐学习,竟然也能看得进去。至于为什么坐在角落里,当然是因为采光非常好并且没有情侣啦。

关于宋亚轩听音乐学习这一点,他的室友表示非常惊异,有时候他们互相背书,问到哪个题目,宋亚轩先反应过来的是在听什么歌的时候记住了。再问细些,就连哪句对上歌曲的那个技巧都了如指掌:比如说背xx书第34页的第二段第12句时,他听的是《xx》,那个时候歌手正好抖了个花腔什么的。

然而听音乐学习也有一个不太好的点。宋亚轩平时都是伴着音乐入睡的,如果前一天睡得晚了第二天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就很容易睡着。

马嘉祺在大一几乎天天都去图书馆,但在大二刚开始时他忙于教授的各种作业,睡眠不足是常事,图书馆又不许带咖啡,他就成了咖啡馆的常客。学校内的咖啡馆里有不少和他一样学习的人,很安静,空调开的有些冷,因此他养成了随身带件薄外套的习惯。

当马嘉祺在再一次站在图书馆的大门前时,竟觉得有些怀念。他所要用的书多在二楼,然而不巧的是,当他到达二楼,放眼望去大多数都是成双成对的,即使他们旁边也还有空座,他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小情侣。算了,随缘吧。马嘉祺想,再不济也就是去三楼。于是他开始在书架间慢慢悠悠地闲逛,寻找合适的座位并且拿到要用的书。

回想他曾经经常去的位置花了他一些时间,对于他这种现在脑袋里塞满无尽作业的辛苦大学生来说,三个月实在是有些久了。

宋亚轩正好就坐在马嘉祺"曾经的位置上",准确的来说是,睡在马嘉祺曾经位置的旁边。

图书馆周围种了一圈的香樟,午后的阳光温暖而不炽热,透过香樟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的从窗户的玻璃洒透进来,像是在宋亚轩身上加了一层星斑的唯美滤镜。

美好的人儿总是让人心情愉悦,比如马嘉祺的小虎牙在不知觉间就冒出来透气,再比如他的眼眸在不知觉间盛满了温柔。他细心的注意到小孩露在短袖外的胳膊起了层薄薄的鸡皮疙瘩。虽然图书馆的温度他觉得很适合,但若是睡着了会觉得有些许的凉吧。马嘉祺看了看手上拎着的对他无用的薄外套,想了想还是把它盖在了宋亚轩的身上,即使他们互不"认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祺轩大学生系列的第一章,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章。随缘更新。"认识"二字的梗出自乐乎上的离鱼鱼。(那位太太不是冷圈的,请不要去打扰她)

文中提到三个月是指包括暑假两个月然后差不多在九月下旬的时间。

本人高二,没上过大学,大学里面的各种东西纯属捏造。